航空拾贝 Aviation Info.
行业动态
航空知识
政策法规
培训考证
“大空军时代”来临?军改推动解放军空天力量整合升级
更新日期:2016-06-23

中央军委副主席,空军上将许其亮曾表示,现代战争的基本形式就是“联合作战”,其实质则是通过灵敏高效的指挥、控制、协调,充分发挥诸军兵种的整体威力,协调一致地夺取胜利。
  既然是联合作战,就需要各军兵种的协调配合,配合的好不好将直接影响到作战的成败。因此,在中国这轮受到全球瞩目的军改中,不论是军区改战区,还是成立陆军司令部,其核心目标都是希望能够通过指挥流程的优化来大幅度提高中国军队的联合作战效能。而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两个新军种的成立,则进一步拓展了解放军的联合作战范围——未来中国军队的联合作战行动不仅存在于传统的陆海空三军之间,更有可能延伸到太空、情报、网络等全维领域。
  而对于中国空军来说,由于兼容了主要的太空作战力量和战略侦察平台,其在本轮军改后的相对地位和重要性都将得到明显提升。
  去“大陆军化”后的战区
  据中国空军官方微信公众号“空军发布”2月5日消息,解放军空军近日召开东部、南部、西部、北部、中部战区空军成立大会,中央军委委员、空军司令员马晓天,空军政委于忠福,分别向5个战区空军授军旗,调整组建战区空军。此前,战区陆军机关已经成立,海军亦有相关动作,据《福建日报》2月6日报道,东海舰队司令员苏支前在慰问活动中以东部战区副司令员兼东部战区海军司令员这一新身份亮相。
  过去,解放军有空军、海军和第二炮兵司令部,却从来没有陆军司令部。这被许多人认为是“大陆军主义”的体现,陆军在诸军兵种中地位显赫,四总部首长、七大军区司令员均由陆军将领出任,这种安排在世界上几乎是独一无二的。

中央军委委员、空军司令员马晓天向西部战区空军授军旗。转自中国空军官方微信公众号“空军发布”。

  应该说,突出陆军地位在建国之初既有实际需要,也与解放军的历史渊源相关。但数十年过去了,中国国防战略已转变为近海积极防御,海、空军和导弹部队作用显著提升,“大陆军主义”失去了存在基础。伴随着联合作战越来越复杂,军队建设越来越专业,设立陆军领导机构,提升海空军等其他军种地位已是众望所归。甚至可以说,摒弃“大陆军主义”的军队才是真正的现代化军队;设立与其他军种平行的陆军领导机构,才能真正实现联合作战指挥。而这种更为“平等”的军种关系从军改后新的部队臂章上亦有所体现:过去,在军区字样之下;而新的战区臂章图案中则混合了钢枪(陆军)、飞翅(空军)、铁锚(海军)、导弹(火箭军)等。
  既然陆军不再凌驾于其他军种之上,那么由“大陆军”主导、和战统管的军区制自然也就不合时宜了。解放军需要建立一套直接针对实战,且更加高效的新的指挥体系,五大战区就此应运而生。
  《环球时报》在报道本轮军改时称:“传统军区的行政甚至生活色彩一经对比就显出来了,而战区的涵义却是全新的,战区就是要准备打仗和准备打胜仗。”正如国防部发言人杨宇军所言,战区将是“本战略方向的唯一最高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可以根据中央军委赋予的指挥权责,对“所有担负战区作战任务的部队实施统一指挥和控制”。
  跟以往七大军区内的军种联合作战指挥等工作都由军区负责不同,军改后,五大战区并不直接领导管理部队,而是调整组建了相应的战区军种机关来管理;战时军队动员、省军区管理的工作分给了军委国防动员部负责,军种的军事训练、政治工作、军队建设等则交给五大军种领导机构负责。
  以一次现代化登陆夺岛作战为例,原来在军委总部制、军区制度下,作战指挥体系多达5层,军委-总参谋部-军区-军区下的诸军种指挥机构-作战部队。而且海军、空军部队还要接受来自海军司令部、空军司令部的命令和指示,整个指挥体系显得非常臃肿、繁琐。改革之后,根据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方针,作战指挥体系简化为军委-战区-部队,只有3层,且作战指挥主要由战区负责。这样整个指挥体系变得清晰、扁平,能够根据战场形势的变化做出快速、灵活的反应,从而为打赢一场高技术条件下的现代化战争奠定基础。
  除了提高联合作战的指挥效率外,将七大军区改革为五大战区,也体现出中国对于自身国防战略的全新思考。七大军区是中国军队专注于本土防御时期的产物,以军区司令部的所在城市来命名;五大战区则用所负责的战略方向来命名,这种更为“模糊”的命名方式实际上也“模糊”了其所负责的作战区域,中国周边的所有国家以及所毗邻的海域和空域既然也在五大战区的地理“方向”内,当出现有损中国国防安全的情况时,相关战区也应有向境外投送军力的准备。该举措很可能对美军与俄军的现成经验有所借鉴。美军一直是全球作战,将整个世界划分为六大战区;而俄军由于在俄格战争中暴露出诸多缺陷,从2008年10月起即开始大刀阔斧的“新面貌”军事改革,至2011年12月改革完毕。俄军将原来的六大军区,重新划设为四个方向性战略司令部,负责联合作战指挥;各军兵种司令部退出指挥链条,专司发展规划、教育训练等领导管理职责。军令军政分离、完成“新面貌”改革后的俄军反应变得更为敏捷、战斗力大为提高,改革成效已在出兵克里米亚、干涉叙利亚内战等境外进攻性军事行动中得到体现。
  二炮升级火箭军
  与陆军领导机构一起成立的还有火箭军,即以前的第二炮兵部队。在2015年12月31日之前,中国军队由陆军、海军、空军三个军种和第二炮兵一个独立兵种组成,二炮虽然与陆海空三军同为正大军区级,但是相比陆海空三军的军种身份,二炮的兵种身份还是有所不同的。但是,作为直属中央军委掌控的战略部队,二炮除了身穿陆军制服外,实际上和陆军集团军没有关联。
  当年中国建立第一支战略导弹部队时,出于蒙蔽美苏情报机构的考虑,周恩来总理将初建时的导弹部队定名为“第二炮兵”。数十年过去了,二炮的实力早已今非昔比,正名为火箭军,从兵种正式升格为军种,可谓实至名归。至于为什么是火箭军,而不像苏联-俄罗斯将导弹部队称为“战略火箭军”。这一方面应该有刻意区别的考虑,另一方面中国火箭军不但下辖有战略导弹部队,还有战术弹道导弹部队、巡航导弹部队,定名为火箭军更加准确。有意思的是,当我们将二炮升格为火箭军时,俄军却早在本世纪初就已经把战略火箭军降格为战略火箭兵。   升级为军种后,中国火箭军未来的部队与装备编成应该也会做一定调整。过去的二炮部队只下辖陆基战略与战术弹道导弹,以及远程巡航导弹部队,未来是否有可能将海基和空基战略核力量,以及太空作战力量也全部纳入编制,将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与讨论的话题。尽管存在这样的呼声,但笔者个人认为火箭军收编空基和海基核力量的可能性不大,如此一来,空军和海军的战略能力将被彻底剥夺,且作为专业技术兵种,空军远程航空兵和海军战略潜艇都需要空军与海军基地、通信设施、后勤等方面的保障,这些基地、设施、保障人员、器材大多是同时为空海军多种作战平台提供服务的,不可能脱离原军种加入火箭军。在这种情况下,依赖于空海军整体保障体系的战略轰炸机和弹道导弹潜艇自然也很难脱离原军种。此外,从国外经验上来看,美军的战略核力量完全纳入海空军序列,俄军的战略火箭军(兵)也只是装备陆基导弹,从来没有指挥过海基和空基核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