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拾贝 Aviation Info.
行业动态
航空知识
政策法规
培训考证
【张庸一专栏】曾经的云南机场02:雷鸟、江水池在哪里
更新日期:2016-08-23  | 访问量:

作者为昆明理工大学退休教师

《云南省志·交通志》记载:在抗日战争期间,云南省共修建了机场28处,县以下的地名,如羊街、雷鸟、勐撒、大屯、南峤、孟定、佛海、雷允、橄榄坝、江水池、干海子、石林等,大都知道其地所在。唯有雷鸟、江水池在哪里,见到的文章都语焉不详。

我曾经怀疑江水池即是《飞越“驼峰”》中提到的兰坪县那个小山村。为了证实,于是前往云南省图书馆去查阅相关资料。这些资料多属于非正式出版物,即已经印刷成册,但没有经出版社出版、也没有ISBN即书号。需要开具“单位”证明,才能借阅。这个证明,倒不是要证明“你就是你”,而是表明你非“流民”,至少居住在某个社区或归某个单位管辖。

既然涉及兰坪,当然要查阅《云当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地名志》。我以为一个村都能编撰“志”,一定有特殊之处,先查阅了公开出版的《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金顶镇江头河村志》,但在村志中并未发现有关飞机场的只字片语。显然,这江头河村与1943年建立飞机场无关。《地名志》中,“江”字打头的地名有近十个,但没有这个“江水池”。我怀疑是否是“地”误为“池”?如昆明的什么“杨家地”“严家地”。结果也仅找到两个有“地”的村名,且与“江水”无关。虽未证实,但已证“虚”,应该算是一个收获。

接下来查阅《云南省瑞丽县地名志》,才打开地图,就发现了“雷鸟”,心中暗自窃喜。用放大镜一看,却是“雷乌”,这不要紧,《德宏州交通志》就有“建南山(雷武)机场”的记载。“乌”、“武”音同,就是它了!

从地图上看,雷允乃一个乡,其东北方向有弄岛农场分场,该分场北(偏东)有雷乌村。文字记载则有: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曾在雷乌建飞机场,雷允设飞机制造厂。

再继续查。在“姐相区行政区划及居民点名”的“俄罗乡”条下有:

雷乌(leiwu)村。位于乡政府驻地西北3公里,地处山脚丘陵地带,属半山半坝。43户,223人,傣族为主。耕地785亩,其中水田600亩,旱地185亩,产稻谷、甘蔗、砂仁、菠萝等。该村1953年时为姐相区政府驻地。现(1987)为弄岛农场场部驻地。抗日战争期间,曾在这里建南山飞机场。雷乌,傣语,雷:山;乌(武):蛇;即蛇山之意。

至此,我才明白,为什么找不到“雷鸟”?原来是《云南省志·交通志》把“乌”字误为“鸟”字!

01壘允中央飞机制造厂及垒乌机场位置图

那么,雷允是否建有机场呢?答案是肯定的。中央飞机制造厂从武汉迁来云南,先拟在昆明北郊菠萝村建厂,后因法国迫于日本压力,拒绝从滇越铁路运输“军用物资”,制造飞机的设备、物资不得已改走缅甸,所以才选址瑞丽雷允。在建设飞机制造厂的同时,修建了飞机跑道。蒋介石和宋美龄乘坐的重庆号飞机能够在雷允机场起降,其规模可见一斑。

02中央飞机制造厂搬迁线路图(网络图片)

03雷允机场平面图(网络图片)

04重庆号飞机降落雷允机场(网络图片)

中央飞机制造厂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实际开工不到3年时间,制造、修复了200余架飞机(主要是战斗机)。而且在昆明还试制成功中国的第一架直升飞机。其功不可没。

05(网络图片)

19395月,中央航空委员会命令在雷允附近几公里的雷乌山南1.5公里处修建的雷乌机场,194110月完工,主跑道长1900米,宽300米,副跑道长1200米,宽100米,有38个飞机掩体。机场东北靠山,三面开阔,排水良好,设有地下油库等,是云南滇西抗战前仅次于巫家坝的大机场。

日寇占领缅甸,与中、英军队激战于缅北时,“飞虎队”的前线指挥所就设在雷允。从昆明或云南驿出发的战机,在雷乌机场停歇、加油后,前往缅北支援中国远征军作战,起了重要的作用。

06雷允飞机厂全景(网络图片)

07左边的白色建筑是工厂医院,医院的右后方就是跑道。拍摄于俱乐部的山头上

08 壘允中央飞机制造厂的美国俱乐部(即西人俱乐部)在19419月后成为飞虎队的指挥部(网络图片)

09国内从来没有看到的车间内部的照片(网络图片)

10国内从来没有看到的车间内部的照片(网络图片)

 

11国内从来没有看到的车间内部的照片(网络图片)

12飞机!我们中国人自己造的飞机!(网络图片)

 

13抗战期间国产的第一架直升飞机(网络图片)

14抗战时的雷允机场(网络图片)

15滇西抗日战争“雷允飞机制造厂遗址”纪念碑(网络图片)

 

16这条公路主干道是原机场跑道位置。箭头处是飞虎队指挥部位置(网络图片)

由于种种原因,1942年春,日本轻而易举占领缅甸全境,入寇滇西,中央飞机制造厂被迫撤销,3千多人员遣散,厂房设备炸毁。雷乌、雷允机场没有再发挥过作用。

17壁炉的遗迹。这块地里并排就有两个这样的烟囱(网络图片)

 

当年“雷”字被写为“壘”(垒),直至上个世纪60年代的地图,仍然如此,以至本世纪查找“雷允”都非常困难。

 

有了“雷乌”的先例,我到网上去查“江水地”,一下“找到相关结果约2,690个”,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而且,“江水地村隶属于云南省红河蒙自县雨过铺镇观音行政村,属于坝区”。“坝区”嘛,当然适合建设飞机场。这下《云南省志·交通志》的“江水池”有了着落:系“江水地”之误。

在这个搜索中,还有“意外”的收获。下载了《云南日报》2014223日第7版:云之美·文史哲的一篇近9千字长文,云南省档案局李艳的《抗战时期云南机场建设》(系网站转载),其中就纠正地名为“雷乌”和“江水地”。当时我就想,要是早读到此文,该省多少查阅的功夫!

该文指出:机场的总数为67,与我在《曾经的云南机场01:总数知多少》总数70非常接近。

 

18蒙自复兴庄机场位置卫星地图

但是,该文称:“蒙自原有机场在县城边江水地”,似乎有误。其一,《蒙自县志》记载,“蒙自原有机场在县城边复兴庄”;其二,“江水地村隶属于蒙自县雨过铺镇”,距县城数公里,不在县城边;其三,《云南省志·交通志》明言,江水池(地)机场建于抗战期间。初建、扩建的应该是复兴庄机场,新建的是江水地机场。

 

19江水地村位置图

20江水地村(网络图片)

该文还提到,“建水县原在珍珠乡建有一个机场,1940年航空委员会将建水机场归还县政府用作耕地。”但是,我查阅《建水县志》,只有这样的叙述:“《云南通志馆征集云南省各县航空资料》记载,民国16年(1927)建水拟将距城2公里之南校场辟为简易飞机场,……但是因条件尚不具备,拟议落空”。也就是说,当时机场并未建立

依据这条线索,我前往云南省档案馆去查阅《云南通志馆征集云南省各县航空资料》。接待我的工作人员正好是李艳,她解释说,这种资料应该存图书馆(我在省图书馆已经查过,没有该资料)。她还告诉我,那篇文章是她用了半年时间,从档案中一页页地找出来的。小姑娘这种认真、执着的精神,颇有几分王国维说的做学问的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如果能够找到《云南通志馆征集云南省各县航空资料》,大概可以事半功倍,起码为查找档案提供了线索。我于是又去了云南通志馆,资料室的工作人员说,我们这里没有“航空”资料。我告诉她,是由《建水县志》中得知这个属于“民国”时期的资料。她让我留下电话号码,答应帮我查找。至今没有得到结果。

尽管还有不少疑问,但云南曾经有70个左右的机场大轮廓已经勾勒出来。我们尽可以在继续“证实”的同时,讲述“曾经的云南机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