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意气 Liberal Education
文学与艺术
历史与文化
生命与心灵
教育与社会
体育与健康
书单推荐
为什么我们很难说服别人?
更新日期:2016-05-10  | 访问量:

作者:寺主人

01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争论。但你会发现,大部分的争论双方往往都无法互相说服对方。

有的时候你明明是对的,证据确凿,有理有据,逻辑完美无瑕,但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就是不认同,还在那里漏洞百出地胡搅蛮缠。

你不免纳闷儿了,究竟为什么这么难以说服一个人呢?

这是因为一个几乎每个人天天都要面对的问题:认知失调。

什么是认知失调呢?

认知失调就是当一个人面对新的信息,需要表明自身态度的时候,自己以前的认知和新的信息产生了很大的冲突,不知道该如何取舍。

这时候会发生心理上的紧张、焦虑等不愉悦的情绪,这个过程有点像我们经常会说的「毁三观」。

前段时间,进化论的商务经理萍萍和我说副乳是天生的,而且有些副乳还有乳头。

我的反应是:怎么可能?副乳这么常见,怎么可能是这样的?难道不是胖出来的么?

然后饲主的认知就一直都处在一种失调状态,一方面不相信萍萍说的是真的,因为和我之前的个体经验以及获取到的信息不符。
02
另一方面我还是有点动摇,因为萍萍说是自己身边好几个人都是这样而且都看过医生。

那怎么办呢?

遇到「认知失调」的时候,人们为了平衡这种失调带来的紧张和焦虑感,会采取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来缓解自己的焦虑感。

第一种是会收集更多新认知的信息,放弃旧认知,用新认知来取代旧认知。

比如说饲主就赶紧查了一下关于副乳的资料,发现我们平时说的「副乳」其实都是假性副乳。

而医学上的「副乳」是先天性的,确实有些有乳腺没乳头,有些有乳腺有乳头,有些没有乳腺但是有乳头(感觉说起来好拗口)。

接着我的认知就被新的信息完全纠正过来,完全恢复了平衡,甚至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

第二种可能是我们平时最经常见到的,也是大部分无休无止争论的根源:

完全拒绝接受新的观点,不愿进行客观查证和有逻辑的思考,这样心理的平衡就不会被打破了。

有个特别经典搞笑的例子,同时也是认知失调理论提出的原始案例:

心理学家利昂·费斯廷格在 20 世纪 50 年代观察了一个叫「幽浮末日教派」的宗教成员行为。

听名字你也能猜到,这个教派的领导人预言地球会灭亡,而信教成员则会被搭救。

结果,他们预言的世界末日并没有如期到来。

大部分旁观者肯定幸灾乐祸地想:这下被打脸了吧,肯定要掉粉。

让人大吃一惊的是,这么大的打脸事件发生后,信教人数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
03
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地球灭亡的预言失败,教众们深信不疑的预期破灭,产生了巨大的认知失调。而为了减少这种失调,他们便相信是自己的祈祷让外星人饶恕了地球...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我们在生活中也会碰到这样的情况,之前的认知越是根深蒂固,遇到认知失调越是难过,也越是难以改变,因为改变的心理变化太痛苦啦。

这不仅和一个人对于新信息的态度有关 ,还和判断能力有关,如果本身对于信息的判断力就很薄弱,缺乏基本的逻辑,你不仅和他说事实,还要教给他正确的逻辑,不然他也没法明白你在说什么。

如果遇到对方是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放弃,除了放弃没有别的办法了,因为他们已经被百分百设定就是不愿意接受啊,再和他们辩论下去就变成了无意义的争论了。

但是,如果新的信息出现的次数频繁,也是可以逐渐改变固有认知的。所谓第一个人说不信,第二个人说不信,第三个人说可能就信了。

所以,碰到固执己见的人,最好的办法还是让他自生自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