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意气 Liberal Education
文学与艺术
历史与文化
生命与心灵
教育与社会
体育与健康
书单推荐
原谅他人,是为了放过自己
更新日期:2016-05-10  | 访问量:

作者:喇嘛哥

01
最近有篇网文很火,是关于原谅的故事,作者笃定的认为被伤害了,原谅仇人的人不是装X就是对你好的人的一种不公,且有理有据的例举了很多名人故事,言语中读着让人特别心疼。

想想什么样的伤害让一个成长中的小人儿不能释怀,可见那种伤害影响到他一生的幸福,这的确是人生中的不幸。

但是,回过头来想,我们不原谅伤害你的人又能如何?一是以个体的能力不能左右他的命运,二是也无法弥补对你造成的心理阴影。那么记住他,不原谅他又能如何?与其憋屈,还不如像P一样放了,原谅他人,其实是为了放过自己。
 
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尤其还不能客观评估自己的时候,很难做到不被人伤害。只不过是伤的轻重问题。
02
我有过一次伤害很长时间不能释怀。那时候,刚参加工作,本身作为一个体育生,就被别人诟病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加上又是蒙古人,偏偏上的是汉校。

于是,我是一只蝙蝠式的的人,在蒙古人那里,你是一个被汉化的人,在汉人那里,你全身都带着民族的特征,所以无论求学还是就业毫不留情的被拒绝。于是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就顶着粗人的头衔找工作,被拒是常态。

那时候,太想被认可了,这种境遇自卑是必经的过程。有那么一段时间自卑在我内心一点点的成长,在人多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看我,我甚至不敢看别人的眼睛,盯着脚尖你知道有多悲观。

就在这时,我认识了一个人,甚至算不上领导,不知道从那里知道我的底细,只要有三人以上的场合,就捂着嘴拿我取笑,我是他们所有励志的反面教材。

直到有一天,有个领导当着很多人的面奚落我甚至是谩骂。他在现场,居然能兴奋的笑出声音来,添油加醋的帮着那个领导指责我。那种羞辱和尴尬无以言表,我恨死他了。
03
那场景很长时间成为我的痛,比以前更沉默,比以前更自卑。我庆幸没抑郁都是长生天的眷顾。很多年后,我在大街上看见他,我都会被那种自卑和羞辱瞬间淹没。

全身无力,先前不论有多快乐,都会马上被一种莫名的怨恨占满了心中,莫名的郁郁寡欢。我也是和那篇网文的作者一样,发誓,原谅他是上天的事情,我只负责怨恨。
 
我和一位大哥讲过我的这种经历,大哥一言中的的说:我们为什么要用别人过错来惩罚自己?!原谅他是为了放过自己。我瞬间就开悟了。原谅他,其实放下了包袱,让自己回归自己。

之后,正好那个伤害过我的人有求于我的一位朋友办事,我听说主动赴宴,而且,那天,我没有告诉我朋友我们之间的过去,我只带着自信和真实准时出席,我相信,我有这么多年的历练,足以在他面前用我的气场压出他的刮目相看。

果然,见他,已经衰老而且猥琐,为求我朋友办事,拼命的拍马屁,那些奉承的话让在坐的人都感到肉麻的打颤,把一副为老不尊的架势演绎的入木三分。

我朋友非常反感他的奴才相,果断拒绝他的要求,我说,看在我的面子上给办了吧,他是我一个重要的人,他让我找回了自己。
04
那一刻,我看到他满脸的歉意,几次准备给我解释,我都及时的制止。最后,他不停的向我鞠躬,倒退着和我们告别。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山不转水转,不走的路也要走三回。

那一天,我相信上天就是为了给我一个原谅他,放过自己的一个机会。看着他衰老而卑微的样子,我都觉得被他伤害过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原谅他,是为了放过自己。带着怨恨行走江湖的人,本身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他伤害过你,还记住他,让他影响你之后的快乐,那就是自虐。把他像P 一样放了,是对自己的解脱。

这种原谅不是姿态,不是秀心胸,也不是自愚,是面对,刮骨疗伤是彻底的根治,怕伤口流脓,是自欺欺人。
 
从我同胞姊妹萨如拉那里听来一个故事:曼德拉曾被关压27年,受尽虐待。他就任总统时,邀请了三名曾虐待过他的看守到场。

当曼德拉起身恭敬地向看守致敬时,在场所有人乃至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他说:当我走出囚室,迈过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痛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我仍在狱中。

原谅他人,其实是升华自己。
05
 还有一个故事:

有人批评林肯总统对待政敌的态度过于温和,林肯总统是这样回答的 “对任何人不怀恶意;对一切人宽大仁爱;坚持正义,因为上帝使我们懂得正义;让我们继续努力去完成我们正在从事的事业;包扎我们国家的伤口。

大概这就是原谅他人的最高境界吧。化敌为友是一种策略,但放过自己是一种境界。原谅他人不是为了抢得宰相肚里能撑船的那顶装逼界的烂帽子,是为了自我救赎。

在这个滥情的年代 ,一句对不起充其量换来的只是一句没关系。与其等那句无用的话,还不如主动来一句:别过分!
 
好了伤疤记得疼,不做软柿子,学会说不,才是对自己伤害的一次祭奠和警醒。放过自己,就是放过那些规矩、目光、冷嘲热讽,排挤、诋毁,不论在什么境遇里,你一定记得自己才是自己的保护神。

放下负重,你才知道轻装上路的惬意。即使我们很平凡,也没偷你家粮食,没睡你家女人。坦然的,钢骨的活着,你才知道只有自己的内心足够强大,你才能云淡风轻的说:想伤害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当有一天,你骄傲的说,爷的内存有限,你根本不在我储存的范围。那时候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上,值得我们关注的美好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