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意气 Liberal Education
文学与艺术
历史与文化
生命与心灵
教育与社会
体育与健康
书单推荐
夏。诗
更新日期:2016-04-29  | 访问量:

林中湖泊

by 伊迪特·索德格朗

北岛 译


我独自在林中浅蓝的湖泊

那阳光充足的岸上,

空中漂浮唯一的云朵

水面漂浮唯一的小岛。

夏日成熟的芳香

从每棵树的水珠中滴落

进入我敞开的心里

淌下小小的一滴。



这地方

by R.S.托马斯

程佳 译


夏天来了。

屋里又有燕子

纷飞,如普鲁斯特的

鸟泉,它们光亮的身影

在洒满阳光的草坪上

闪烁,好似心中飞扬的

思绪。看它们飞翔

是我的乐事,不是作为

献身科学的人,去计算它们

飞回屋椽的次数,或去细查

它们的粪便,记录它们

声音的波长;我只是:

让它们伴我左右

一起度过这短暂的

季节,用它们的运动

充实自己。其实我才是

它们筑巢,哺育幼仔,

艰难迁徙之后

返回的家,知道这地方

历尽沧桑也不会改变。



怀念克兰索尔的夏天

by 赫尔曼·黑塞

林克 译


十年过去了,打从克兰索尔的夏天

熠熠放光,我和他在那些温暖的夜里

在女人身边失落地饮酒寻欢,

高唱克兰索尔的迷醉的歌曲!


如今夜晚看起来多么清醒,

多么安静地走来我的白天,

即或一个咒语让醉乡梦境

回到我眼前—我也不愿再这般。


不再把飞逝的轮子又转回来,

默默肯定血肉中悄悄的死亡,

不再为不可见之物耿耿于怀,

是我现在的智慧,灵魂的屏障。


从此另一种幸福,全新的奇迹

偶尔攫住我:只充当一面明镜,

镜中有些时辰,如月亮在水里,

歇息着星星,诸神和天使的身影。

(1929.9.17)



柳树下

by 克劳斯·里夫贝亚

北岛 译


我们重逢在柳树下

一个莫名其妙的夏天的早晨

带着乌鸫们的狂妄自大

来自每个屋顶。


我们手拉手站着

并且自信

这是不会遗忘的:

鸟和枝条

那悬空的摇荡。


我们说到丹麦的光线

而你用指头沿着屋脊比划,

直到乌鸫那

轮廓模糊的终点。


我们用鸟来估量自己的生活。

于是我们停止谈论,

我们进去时,我感到——

基于那种甜蜜的忌妒——

虽然我们离去

它们仍在歌唱。



青草的脚步沙沙响

by 英格尔·克里斯坦森

北岛 译


青草的脚步沙沙响

从我们中间溜过,

当我们的小路交叉

冷杉的手指互相触摸,

猛烈燃烧的松脂

把我们黏在一起,

夏日干渴的啄木鸟

吃力地啄凿

一颗颗果皮的心。



游泳之后(1921)

by 卡瓦菲斯

黄灿然 译


赤裸裸,他们两个,当他们从萨摩斯岸边的海里

出来;从游泳的快乐

(一个炎热的夏日)。

他们慢慢地穿衣服,他们遗憾要遮蔽

他们柔顺的裸体之美,

这美与他们脸孔的清秀是如此的相衬。


啊,古希腊人都是有品味的人,

以绝对的一丝不挂

来表现青春的可爱。


他并不完全错,可怜的老杰米斯图斯

(让安德罗尼柯斯大人和牧首随他们喜欢怀疑他吧),

他希望我们,要求我们重新成为异教徒。


我的信仰,那神圣的信仰,永远是坚定地虔诚的——

但你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到杰米斯图斯在说什么。


那时,乔治· 杰米斯图斯的教导

对青年人影响很大,

他是最有智慧和非常雄辩的,

并力倡古希腊文化教育。



判决

by 阿赫玛托娃

晴朗李寒 译


又是石头般的话语 跌落于

我还沉痛的心胸。

没关系,对此我早有准备,

无论如何都会把它战胜。


今天我要做许多事情:

我应该把记忆彻底杀尽,

应该,让灵魂变得石头般坚硬,

我还必须重新学会生存。


不是吗……听夏天热烈的沙沙声,

好象节日就在我的窗畔。

我对这一天早有预感

明朗的日子和空空的房间。


1939年夏。



夏季的终结(1935)

by 戈特弗里德·贝恩

贺骥 译


夏季末日来临

征兆落入心房:

火焰已燃尽,

洪水消退,戏剧散场。


场景越来越模糊,

它们已脱离时代,

有条河还能映出画图,

但是它在遥远的海外。


你经历了一场战役,

忍受着冲锋和逃遁的压力,

此时军、师、旅

继续行军,向前迁移。


手持罗盘、张弓搭箭的战士,

箭与火遥不可及—

消失的信号,降下的军旗:

无法挽回的情事。



在夏天也像在冬天一样

by 雅克·普雷韦尔

徐知免 译


在夏天也像在冬天一样

在污泥里在灰尘里

睡在一堆旧报纸里

他穿了双湿漉漉的鞋子

远远地向着船只眺望


在他身旁有个呆子

一位先生像有什么心思

苦着脸钓鱼一声不响

他不大明白这为什么

他看到一条驳船驶过

这一下可就染上了怀乡病

他心里也想动身离去

顺着水流去到远方

带着个平坦的肚子

去过一种新的生活


在夏天也像在冬天一样

在污泥里在灰尘里

睡在一堆旧报纸里

他穿了双湿漉漉的鞋子

远远地向着船只眺望


善良的钓鱼的朋友啊

没钓上鱼就回到了家

他打开一听沙丁鱼罐头

一下子就哭乞呜啦

他知道他快要死去

可从来还没有爱过啥

他老婆朝着他讪笑

冷冰冰地尽打量他

她真是个无聊的泼妇

一只圣水缸里的青蛙


在夏天也像在冬天一样

在污泥里在灰尘里

睡在一堆旧报纸里

他穿了双湿漉漉的鞋子

远远地向着船只眺望


他很明白在这些大驳船上

尽是些又黑又脏的货舱

就因为工钱又低又少

水手们的漂亮老婆

跟着她们可怜的丈夫

才整天在河岸上游荡

还有那一群群孩子

都被贫穷折磨坏了


在夏天也跟在冬天一样

管它什么天老地荒。




夏天的背叛

by 于坚


这个季节有事在瞒着我们发生

大地继续逃亡 委员在开会 

水泥车把干透的小区一车车运到江南

铁路当局在酝酿着再次提速

腐臭的幽灵在超级市场的冷冻柜里徘徊

伪装成猪蹄的样子 五楼缺水多日 

河流瘦得皮包骨头

阳光的暴力持续不断

没有雨也没有思想

怀念着扇子 预先安装了空调

建筑物强迫我们

背叛夏天


2007 年8 月



夏天

by 于坚


夏天女王独坐于故居之庭园

群芳伺候 森林如武士肃列

蜜蜂传出她的幽思

高山积雪 下面是平原

湖泊在溪流的尾部出现 

豹子们目光深邃

狼群越过沼泽地的时候

鹰转身遁入苍茫 吾生也晚 

无法成为这王国的臣民

只是偶尔在某个黄昏 

当鹧鸪在林子深处练腿

鹿在风中摇头 我会隐约感到

有一种生活 一种深刻的秩序

一种文明 隐藏在自然深处

我永远无法书写


2008年



夏天还很远

by 柏桦


一日逝去又一日

某种东西暗中接近你

坐一坐,走一走

看树叶落了

看小雨下了

看一个人沿街而过

夏天还很远


真快呀,一出生就消失

所有的善在十月的夜晚进来

太美,全不察觉

巨大的宁静如你干净的布鞋

在床边,往事依稀,温婉

如一只旧盒子

一张褪色的书签

夏天还很远


偶然遇见,可能想不起

外面有一点冷

左手也疲倦

暗地里一直往左边

偏僻又深入

那唯一痴痴的挂念

夏天还很远


再不了,动辄发脾气,动辄热爱

拾起从前的坏习惯

灰心年复一年

小竹筷,白衬衫

你是不是正当年?

难得下一次决心

夏天还很远



地里的打谷场

by 春树


有时候我会想起农村的老家

夏天到来的时候

我们会帮着大人收麦子

和妹妹逮蚂蚱

给它们穿上绳,烤着吃

这是我快乐的童年

我曾经想一辈子住在那里

只看落山的夕阳、野花和麦穗

爬山,早早结婚

了结一生


2001年11月7 日



我听见一个女人说

by 杨黎


在一条很小的街上

密密麻麻的发廊里面

晃动着许多身体

夏天来了

她们都穿得非常少

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说

看啊,整个世界就我们的乳房那么大



窗外的夏天

by 顾城


那个声音在深夜里哭了好久

太阳升起来

所有雨滴都闪耀一下

变成了温暖的水汽

我没有去擦玻璃

我知道天很蓝

每棵树都龇着头发 在那“嘎嘎”地锉着响板

都想成为一只巨大的捕食性昆虫

一切多么远了 我们曾像早晨的蝉一样软弱

翅膀是湿的 叶片是厚厚的

我们年轻 什么也不知道 不想知道

只知道 梦会飘 会把我们带进白天

云会在风中走路

湖水会把光亮聚成闪烁的镜子

我们看着青青的叶片

我还是不想知道

没有去擦玻璃

墨绿色的夏天波浪起伏桨在敲击

鱼在分开光滑的水流

红游泳衣的笑声在不断隐没

一切多么远了

那个夏天还在拖延

那个声音已经停止



夏天的太阳

by 海子


夏天

如果这条街没有鞋匠


我就打赤脚

站到太阳下看太阳


我想到在白天出生的孩子

一定是出于故意


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一起走在街上


了解她

也要了解太阳


(一组健康的工人

正午抽着纸烟)


夏天的太阳

太阳


当年基督入世

他也在这阳光下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