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意气 Liberal Education
文学与艺术
历史与文化
生命与心灵
教育与社会
体育与健康
书单推荐
张爱玲:生活在每一寸世俗里的清高!
更新日期:2016-05-10  | 访问量:

作者:喇嘛哥

去上海,我路过她的故居,突然心底升起一些莫名的感动,他们说这就是那个写《红玫瑰与白玫瑰》的民国才女张爱玲住过的地方。

之前我听说过她,但从来没有读过她的任何文字,那时候我只是把你当成一个八卦新闻里的女主角在听。

在去上海的时候,我一个画画的兄弟说有时间看看张爱玲的文章,并送我一套她的小说,和别人写她的传记。后来我真的看进去了,看到了她的寂寞和冷静,看她的世俗和繁华,也看到了我自己的人生。。。

从她的文字,我居然想到了三毛,尽管她们的命运和文字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在某些世俗里的清高和寂寞中却有着惊人的相似,三毛的循出,她的循入,三毛是一个人的狂欢,她是一个人的拒绝,三毛是天马行空,她是桀骜不驯,三毛是一粒沙漂泊在寂莫的尘世,她是一袭华丽的旗袍爬满了虱子。

如果说三毛是一颗树,那么她就是一枚昏黄的月牙儿,挂在树梢。后来,他们终于相遇,相遇在《滚滚红尘》里,隔空对话,却拒绝相认。她们都活成自己的清高。

据说通往天堂的路上还有一段寂寞的长夜,慢慢的长路,谁来承接她舞蹈着的生命?谁来聆听她飞翔着的文字?谁来读懂她微笑的孤独?她已经寂寞了一个世纪,还能承受这没有雨季的忧伤吗?我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早生几十年,哪怕变成三十年代静默的树,站在这寂寞的长夜静静的等她优雅的走过。

我常常梦见她穿着胭脂红的长裙,镶着宝石蓝的拱边散漫的走在三十年代上海的街上,那时上海的街道一定有很多人,叫卖声沿街飞舞,都市的喧哗和浮躁冗长而落寞,这些都无法阻止我猛一回头的刹那,一眼就看到了她。

那时我才明白人可以如此艳丽的生活,我发现大俗到大雅原来只有咫尺距离,生命真实的状态原来如此令人心动。

我一直以为天使一定穿着洁白的裙子舞着翅膀飞翔在天上,看见她,我才知道天使就是生活在每一寸世俗里张扬的经营自己的那一个人,生命是给自己开放的一朵红玫瑰,可以接受雨露,也可以接受尘埃。

我以为她应该有一场旷世的爱情,尘世上的所有女人和男人都可以没有爱情,但她不能,像她这样敢于把生命之花开的如此嚣张和充盈的女人不能没有爱情,胡兰成不配,尽管他多情和隐忍,但他缺乏深刻和动情;赖雅不配,尽管他散淡和桀骜不驯,但他缺乏责任和担当。世事可能就是充满着妥协和游戏,他不能给任何人完美的机会,对她更是如此。

不过我作为一个读着她文字痛并快乐的男人,我真的还是很感谢胡兰成的,毕竟是他让你刹那间奔放,羽化成蝶,像烟火一样在夜空中美丽的枯萎。

曾经沧海难为水,说到底,这不是爱情,这是命运。爱情在哪里?

因为她,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学会安静,学会宁心静气的观望另一个人的生命,看她的生,看她在人世间浮沉的开始,看到她生存中欢乐和悲哀,看到她绝望的心,看到她从人世间的遁出,看到她的死,这样一种观望,似乎应该让人忘记自己,完全沉浸在另一个人的生命长河里,应该是一种沉醉。

但事实上,在这沉醉之上,我感到一种心痛,在另外一个人的生命中,我看到了自己的生,看到自己在人世间的沉浮,也看到了自己的心。

她巨大低垂的眼帘,一个在时间中缓缓走来的悲凉的眼神,惊怯的强作镇静的手,寡淡的笑容,被穷或者孤寂蛀空了的“一袭生命华丽的衣袍”(张爱玲语),以及带着淡淡鸦片气息的鬓发和旗袍。

这些对半个世纪后不期而遇的我,一个与草原对话远远比与人对话自由的人,对城市有着天然的抵触的人,却不可救药的被她浑身充满市井和自私的女人折服了。

一下子被她文字那一块块冰凉的美玉,闪着奇光和润泽透过凄凄切切的私语,更强烈的打动我,然后在她的文字里飞翔。感谢她给我这种飞翔的感觉。

她一定是孤独的,但她并未流于感伤,也并没有着意夸大人生苦难,而是坚忍的承受个体生存的宿命,展示一个女人对于荒凉世界的直觉和感观,客观的再现人生中一切美好与丑陋的事物,这种意义上你是看透了人世间的一切。

有时候冷静是一种姿态。对她更是如此。